注册 | 登录 |

白丝小舞在我胯下娇喘 小舞被扒开腿疯狂输出

发布时间:2021-12-29人气:88


公司里个顶个都是人精,惯会见风使舵,看她在秦家这么没有存在感,又被沈玉容厌恶,当然不放过这个整她的机会。

491ae97dee.jpg

唐栗一边忍耐一边恶补业务知识,慢慢变的心如止水。她想或许有一天那些人发现整她并不好玩,也就放弃了吧。

而那时说不定她就强大起来,能在公司独当一面了。

送完文件她一路小跑进了茶水间,一个下午没怎么喝水,喉咙发干,难受的要命。

可刚喝了一口就听身后有声音:“哟,唐副总?”

唐栗转身看。

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打扮的精致时髦,身上香水隔着十几米都能闻见。她们冲她笑着,可红唇勾出的弧度,并不怎么友好。

唐栗认出其中一个是秦骁的助理,姚晓彤。

姚晓彤生的美艳,自然心比天高,对唐栗一百个不顺眼。

她朝唐栗走近,唐栗对香水味敏感,不动声色退后两步。

“唐副总也来这里喝茶?”姚晓彤眼角眉梢都充满挑衅,“呵,副总不是应该有自己专门的茶水室吗?怎么也到我们这里啊!”

“晓彤!”另一个女孩比较明事理,一直拽她,给她使眼色。

姚晓彤手一甩,“你拉我干什么?我说的不是实话啊!唐副总身份尊贵,怎么能跟我们一起喝茶?”

唐栗知道她居心不良,也听说过这姚晓彤的来历,据说当年她进公司时,沈玉容是面试官,直接拍板把她招进来的。她是沈玉容的人。

既然是沈玉容的人,能给她什么好脸色?

唐栗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别走啊!”姚晓彤两步追过去,“我茶都泡好了,唐副总不赏个脸一起喝?”

唐栗鼻尖绕来一股茶香,然而一回头,猝不及防一杯热茶就朝她泼过来。

她本能躲闪,那杯茶尽数泼在她手背上。她被烫的惊呼一声,不断擦拭被烫到的皮肤。

尖锐的疼痛让她呼吸不稳,唐栗咬着牙硬生生把眼泪逼回去,抬眼怒视着姚晓彤。

姚晓彤眼神恶毒,一脸得意。

她身边那个女孩吓白了脸,赶紧上前查看唐栗的伤势。“唐副总,怎么样?要不要叫救护车?”

“小许,你神经病吧?”姚晓彤双手环抱胸前,女主人教训使唤丫头似的训她,“你跟她客气什么?连执行董事和秦总都不把她放眼里!”

“晓彤,这……”

“这么点小伤要叫救护车吗?”姚晓彤走到唐栗面前,居高临下笑道,“真对不起啊唐副总,刚才一时手滑,好好一杯茶就这么给糟蹋了!”

茶水间的声响惊动了周围几个办公室,不远处就是人力资源部。

HR总经理董楠急匆匆跑过来,一看这情况心里也明白大半。

姚晓彤仗着有执董沈玉容撑腰,故意欺负唐栗的。

董楠做HR多年,在人际关系处理上早就练成老油条。这件事她管不管都会得罪人,可得罪唐栗的代价比得罪沈玉容小太多了,反正秦骁也不会在乎她。

董楠装模作样的问:“唐副总,没事吧?”

唐栗捂着被烫伤的手,疼的倒抽凉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姚晓彤装可怜,“董经理,我就是失手碰翻了茶杯……不然还是带唐副总去医院看看吧,医药费我来付!”

董楠左右看看,清咳两声,“我看唐副总也没什么大碍,就别兴师动众的了。这样吧,我找人去买烫伤膏,唐副总先将就着用用,下午还有很多工作要跟副总汇报……”

“是啊,我想起来了!”姚晓彤拖长语调,“执董说了,公司后面那块草坪还需要打理一下。董经理是资深HR,看看安排什么人合适?”

“哦,”董楠跟她一唱一和,“听说唐副总学的是园林专业……呵,那再合适不过了。麻烦唐副总去看一看吧!”

围观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为唐栗出头,都冷眼看她笑话。

唐栗一身狼狈走出茶水间,没多久就出现在公司后面的草地上。

姚晓彤拿沈玉容来压她,她知道,就算这事闹大了也不会有人站在她这边。

她只是有点寒心,事情发生这么久,秦骁竟然不闻不问。

她弯着腰打理那块草坪快两个小时,数不清的人路过,讥笑她嘲讽她,窃窃私语议论她。

看,那就是秦氏堂堂副总,秦家少奶奶,身体佝偻成虾子一样整理草皮。

唐栗心中窝火,狠狠把涌上来的眼泪吞回去。

虽然是初秋时节,但日光依然强烈,尤其两点到四点这段时间,太阳照在身上火辣辣的疼。

唐栗暴晒在阳光下,汗流浃背,渐渐体力不支。

小许趁着没什么人注意给她送来烫伤膏,又拿了冰块帮她冷敷。唐栗觉得舒服多了,感激的笑笑,“谢谢你。”

“唐副总,你先歇会儿,我来做。”

“不用。”唐栗推开她,“你快回去吧,这点事我能应付。”

“副总……”

话音未落,小许就见唐栗身子摇晃了几下,像失去平衡一样往地上栽。

她吓的赶紧去扶她,可扶到的她身体软绵绵的,像一团被水湿透了的棉花,脸色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

小许大叫救命,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

厉唯匆忙下车跑过来,见这场面也惊了一下。“怎么回事?”

小许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厉唯管不了太多,直接打横抱起放进车里,十万火急的赶去医院。

直到把唐栗安顿好了,亲自盯着医生给她打针上药包扎,亲耳听医生确认她没什么大碍、多多休息恢复体力就可以后,他一身冷汗才慢慢消退。

厉唯跑走廊上站着,透透气。

今天秦骁在邻市参加商业活动,他替他见几个客户,只不过一天没在公司而已,就发生这么大的事……

好在有惊无险。

厉唯想想都两腿打颤,万一唐栗有个什么闪失,秦骁能把整个秦氏活埋了!

就在这时走廊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秦骁一身黑衣,步履如风,脸色比他那身黑西装还要阴沉。

“先生……”厉唯迎过去。

秦骁眼中仿佛带着钩子,冷冷瞥他一眼,“这是怎么了?”

就是……有点中暑。”厉唯尽可能把情况说的轻一点,先稳住秦骁的情绪。

秦骁往病房里探头看看,眼中立即蒙上一层狐疑。

“好端端在办公室里,也能中暑?”

“先生……”

“什么时候连你也不跟我说实话了?”秦骁声音不大,尾音上挑,却有十足的震慑力。

厉唯刚刚退下去的冷汗又冒出来了。

哪是不跟他说实话,是以他的脾气,说实话得慢慢来。

厉唯深呼吸,硬着头皮把事情来龙去脉都复述一遍,包括唐栗茶水间里被烫,又被姚晓彤和董楠逼着去清理草坪。

秦骁眸色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波澜。

他轻轻推门走进病房,唐栗躺在床上睡着了,嘴唇发白,脸上有些地方晒破了皮,又红又肿。

她一只手上打着点滴,另一只手涂了烫伤药膏,用白纱布包的像只粽子。

秦骁皱皱眉,交叠在身后的双手用力握紧。

他问厉唯,“你刚才说那个助理叫什么名字?”

厉唯答,“姚晓彤。”

秦骁想了一会儿才从脑海里找出这个人。

姚晓彤是沈玉容招进来的人,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助理。

他一直奇怪沈玉容为何招这样的人进来,是因为胸大吗?

他对姚晓彤的印象也仅停留于此。

每次这个女人进他的办公室,都会把领口拉到低的不能再低,半露出胸前那一片波澜壮阔的江山,裙子也很短,找他签个字都要往他身边蹭。

秦骁冷笑一声,“我想起来了。”

厉唯也笑笑,“工作能力不怎么突出,欺上瞒下这种事做的特别好。”

“公司里这种人不少。”秦骁若有所思,“是时候整顿一下了。”

“那姚晓彤该怎么处置?”

秦骁沉默片刻,眉峰微微一动。“我不想再看见她。”

厉唯马上领会他的意思。

这不止是开除那么简单了,还得让她远离这座城市。

“那HR的董楠呢?”

“至于她嘛……”秦骁一边思索一边走动,站定在窗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窗台。

然而刚要发话,就见沈玉容怒气冲冲从外头进来,“怎么,就为这点事,你要开除晓彤?”

秦骁神色平淡,轻轻叫了一声“妈”。

两人对峙许久,谁都不发一言,整间屋子似是被强烈的低气压笼罩。

厉唯清咳两声,正巧护士进来换药,他赶紧趁此机会把他们请出去。“医生说太太需要休息,病房不能留太多人。”

沈玉容趾高气昂的“哼”一声,大步走出去,秦骁跟在后面,向厉唯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去办事。

病房外,沈玉容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就冲秦骁喊:“你可真是我亲儿子!就为那么个女人,拿你老妈开刀?”

“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秦骁似笑非笑。

“少装蒜!”沈玉容拉下脸,“姚晓彤是我的人!你连我的人都敢动,这在公司里传开了,我这脸往哪搁?”

“您的人不仅没有工作业绩,还会欺上瞒下耍阴谋诡计,这样您的脸就有地方搁了?”

“你……”

沈玉容被他噎的无言以对,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辩驳。

半晌,她吐出一口气,沉下声音道,“总之晓彤是我带进来的,你现在要开除她……那你是不是也想开除我?”

秦骁眼睛眯着,透出狼一样狡黠的光芒。

其实沈玉容说这话也冒了点风险,自从秦骁成为秦氏总裁后,秦国维这个董事长,和她这个执行董事,基本处于退居二线的状态。

而她始终拿不准自己儿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秦骁做事手腕强硬,有时还挺狠,不留丝毫情面。

对这样的他,沈玉容能拿捏住的只有亲妈这一个身份。

“说啊!”沈玉容轻嗤,“是不是也得把我开除?”

秦骁顿了顿,低声道,“妈,您知道我做事向来赏罚分明。”

“那姚晓彤做错什么事了,你得这样罚她?”

秦骁不说话。

“就因为她得罪了唐栗?”沈玉容神色轻蔑,“呵,这事是我的意思!公司后面那块草地确实需要打理了,那唐栗除了养花弄草还会干什么?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怎么就不能去了?还真娇贵!”

“妈,公司有公司的制度。”秦骁声线沉稳,“草坪该怎么打理,是要找专业的园艺公司。而唐栗身为秦氏副总,这并不是她职责范围。”

“姚晓彤只是一个助理,指挥副总去做超越职责范围的事,您说该不该罚?”

沈玉容气白了脸,“你少搬出公司那一套来!你就是护着那个狐狸精!”

“妈,”秦骁微笑,“唐栗是我老婆,您说话注意点分寸。”

“有这种老婆,你不嫌丢人?”沈玉容瞥他一眼,“阿骁,雨欣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什么时候跟唐栗离婚?”

秦骁靠着墙,“谁说我要离婚?”

沈玉容急了,“雨欣哪点比不上唐栗!宋家的背景那是唐家能比的吗?雨欣漂亮能干,对你也是一往情深,现在她回来了,你就得给她个交代!”

这时病房门开了,护士从里面走出来,秦骁看到托盘上是换下来的药棉,似乎有点脓血。

他皱了皱眉,心情有些烦躁。

沈玉容还在唠叨着,“你倒是说话啊,雨欣怎么办?要我说你就该跟唐栗离婚,反正她连蛋都下不出一个来……”

“谁说阿骁要离婚的?”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秦国维慢慢走近,神情严肃,那双精明的三角眼透着对沈玉容的反感。

“小栗都跟阿骁结婚三年了,你怎么还是不死心,非得让他们离婚?有你这么当婆婆的吗!”

沈玉容一惊,再想到秦国维平时总有意无意的护着唐栗,心里更加疑惑。

唐家已经败落,论门第跟秦家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秦国维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怎么会同意这亏本买卖?

简直太奇怪了。

沈玉容还没来得及问,秦国维又说:“我觉得小栗不错,孝敬长辈,体贴丈夫,她哪一点做的不好?至于生孩子的事,他们小两口还年轻,早晚会有的!”

“可是……”

“不要再说了!”秦国维脸一沉,“你要是真为儿子好,以后就别在他们中间挑拨是非!”

沈玉容垂下眼皮,退到一边,尽管心里不服气,嘴上还是不敢多说。

秦国维询问唐栗的情况,“已经没有大碍了吧?”

秦骁回答,“没事,休养几天就好。”

“那个叫姚晓彤的,你自己看着处理。敢用开水泼我们秦家的少奶奶,得让她吃点苦头,不然她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秦国维眉头紧蹙,瞥一眼沈玉容,两手一甩便大步离开了。

秦骁轻笑一声,语速不急不缓,“我进去看看唐栗。妈,要不您先回去休息?

沈玉容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姚晓彤的去留已经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她往楼下走,电梯里刚好遇见厉唯。厉唯恭敬的问了好,“夫人。”

沈玉容看了看他,“最近你们秦总,对唐栗很照顾?”

厉唯轻笑,“夫人指的哪方面?”

“呵,你还跟我装起糊涂来了!”

“如果指的是在公司,其实先生并没给太太多少照顾。太太虽然是副总,但也是从基本做起,工作量不小的。”

“如果指的是在家……”厉唯顿了一下,“先生对太太什么样,夫人您不清楚吗?他还是跟从前一样,没变过的。”

沈玉容上下打量他,直翻白眼。说的这么含蓄而又滴水不漏,真不愧是秦骁一直留在身边的人。

她知道从厉唯这问不出什么,索性跺跺脚离开。

厉唯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掏出手机给秦骁发信息:事情还办吗?

秦骁正在唐栗病房,看了眼信息,快速回复:“暂时不用。”又把手机放回去。

“我知道你醒着。”他坐到唐栗床边,“屋里就我们两个人,别装了。”

唐栗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她还是浑身疲惫,被晒伤的地方隐隐作痛,手上那处烫伤更是像撕掉了一层皮。

上篇:唐三把宁荣荣c到高潮 宁荣荣张开腿让唐三桶

下篇:唐舞桐好紧好爽好滑好大 扒开唐舞桐白嫩的小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