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小东西几天没做怎么这么多水作文 同桌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

发布时间:2022-08-12人气:88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一提起前女友就又开始装疯卖傻了,但可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这根刺哽在我的喉咙里很久了,不拔不快。

我轻轻踹了他一脚,“你不是有个前女友吗?怎么,真失忆了?少跟我这儿装傻充愣,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费一鸣嘿嘿一笑,“你在吃我前女友的醋啊?”

我瞪了他一眼,但估计黑暗中他也没看清我在瞪他,“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吃醋,只是你有前女友,我还没有前男友呢,这样不公平。”

费一鸣立马反应过来,“你这是要把我变成你前男友?”

“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就把你变成我前男友。”我说,但随即纠正道,“不,要是认真算起起来,是前未婚夫。”

费一鸣举手投降,“算你狠,我说还不行嘛。”

“快说!”我抱起双臂,端起架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费一鸣唉声叹气,“那不是遇见你之前的事儿了嘛,你说你要是早点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会有什么前女友了,说起来这还是你的错。”

我皱起眉,“这还怨我了?你别给我绕弯子,快点说清楚。”

费一鸣耸耸肩,“好好好,我说,那是我出车祸之前我父母给我介绍的一个女朋友,是他们朋友家的孩子,和我门当户对。”

我问,“长得怎么样?”

费一鸣想了一下,“还凑合吧,但是跟你比就差远了。”

“真的?”

“真的!对天发誓!”

“切,油嘴滑舌,费一鸣你这张嘴就不可信。”

“我真没骗你,每一句话都真心实意。”

“那你喜欢她吗?”

“我就跟她在一起一个月,还没足够了解对方呢这段关系就结束了,上哪谈得上喜欢不喜欢呀!”他被我逼问的叫苦不迭。

我鄙夷道,“你撒谎,之前一提到你前女友你就避而不谈,明显就是心里还有她,还嘴硬说不喜欢。”

费一鸣上前揪住我的嘴唇,嘿嘿笑了,“还说不是吃醋?原来这段时间你心里一直憋着这件事啊。”

我打掉他的手,“既然你们的父母是朋友,你们又门当户对,为什么谈了一个月你们就分手了?”

费一鸣故作轻松的说,“因为我出车祸了呗,谁愿意跟一个植物人谈恋爱呀。”

我一怔,“她是那个时候跟你分手的?”

费一鸣点点头,“对呀,据说我出车祸当天还在抢救室里抢救,她在抢救室外就跟我父母摊牌了,说要跟我解除关系。”

我心中不免酸涩起来,伸出手去拥抱费一鸣,“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这样分手的,你一定很难过吧。”

费一鸣却噗嗤笑了,“我昏迷了一整年,知道个屁呀,醒来后差点都忘了她这个人了,若不是我姐姐跟我说她跟我分手的事,我根本一点都没想起来。”

我也不由跟着笑起来,“那倒是。”

我们一起躺下,面对面拥抱在一起,感觉从未如此温暖,费一鸣让我有足够的安全感,愿意托付终身。

“所以一直以来你才不怎么愿意提起她吧?”我问,“她那样无情无义,你才出事就赶紧跟你划清界限。”

费一鸣叹了口气,“其实我倒没什么,主要是我父母,我替他们难受。

当时我出了车祸,感情的事情也吹了,没多久崔浩又拿出一堆证据说我这个当儿子的一直在偷偷败掉他们的财产,他们肯定难以承受那样的打击。

一夜之间,儿子不再是他们熟悉的儿子,甚至都不能张口说话给他们一个解释,他们是怎样熬过我昏迷的那一整年的啊!”

我揽过费一鸣的头,轻轻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好了,马上就会真相大白了,到时候你爸妈就会知道你是被崔浩栽赃陷害的,你一直是他们的好儿子。”

费一鸣还给我一个炙热的吻,他将我搂得紧紧的,“可可,遇见你真好,我爱你。”

“我也是。”我被他的吻挑拨的气喘吁吁,嗔怪到,“但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吻我了,小心咱们的宝宝。”

费一鸣立刻用手去抚摸我的腹部,然后又把头贴到那里去听,“是呀,一定要好好保护他,可是怎么还听不到他的心跳呢?”

“他才多打点呀!能听到心跳就怪了。”我很无奈。

费一鸣又躺回到枕头上,深情的望着我,“这回我把前女友的事情解释清楚了,你还不赶紧答应我提前嫁给我的事情?”

我撇撇嘴,“你都没有正式求婚,我才不干。”

“哎,你好狡猾啊,怎么可以又耍赖。”费一鸣瞪圆了眼睛看我。

我理直气壮地回应道,“反正你得跟我求婚,要不我不嫁。”

费一鸣叹了口气,只好又去抚摸我的肚子,“哎呀宝宝呀,你妈妈也太坏了,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她要是不早点嫁给我,到时候大着肚子穿婚纱可就不好看了呢。”

我被费一鸣逗得咯咯直笑,“亏你想得出来这样的理由逼我嫁给你。”

费一鸣一把将我按到身下,“说,到底嫁不嫁给我,软的不行来硬的了哦。”

他正想挠我痒痒,门外忽然响起动静,吓得费一鸣一下子滚到地上,然后趁着黑,动作麻溜的跑回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一动不动。

门被轻轻推开,有人问,“少夫人,你睡了吗?”

我佯装什么也不知道,声音迷蒙的回应道,“嗯,怎么了?”

那人说,“我刚才听到病房里有声响,有点担心你和少爷,少爷在睡吗?”

我说,“嗯,他睡了,刚才他好像是说梦话了,但现在又不说了,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哦,那就好,少夫人有什么就出来找我,我就在外面候着。”他说。

我忙答应,“好的。”

门被关上了,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吓死了,费一鸣,你以后不能再半夜三更跑我床上了,要是被发现就完了。”

费一鸣一个翻身侧躺着面向我,“你刚才说我说梦话?”

我讪讪笑道,“灵机一动嘛。”

还没等我眨眼睛,费一鸣又从他的床上跑下来,迅速钻进我的被子里,“那我就在你耳边说一晚上梦话,直到你答应嫁给我为止。”

“喂!你这是耍赖!”我强烈抗议。

我们俩不敢大声说话,躲在被窝里轻轻打闹,时不时抬头向外看看,怕被人发现。

费一鸣说,“可可,我怎么有种跟你偷情的刺激感。”

我笑着拍了他一巴掌,“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费一鸣捧着我的脸吧嗒就亲了一口,“跟你在一起我就是这么不正经,正经那都是给外人看的。”

幸福感油然而生,我为自己能和费一鸣相遇而感到庆幸,不是因为他很有钱,也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帅,是因为跟他在一起我感到由衷的快乐。

他性格开朗,活泼健谈,一点公子哥的架子都没有,我们之间可以无话不谈,也可以尽情的开着玩笑,不用有丝毫顾及。

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但我却好像已经认识了他很久很久。

他总是想着法的逗我笑,可以跟一个总让你笑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5d36e2b3d0.jpg

天亮之前,费一鸣依依不舍的又回到了他的床上去睡,我听着他的鼾声响起,轻轻的说,“我愿意。”然后也带着笑意沉沉睡去。

不久后,一缕阳光透过窗晃到了我的眼睛,我睁开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扭头看见佣人正在给费一鸣穿衣服。

我从床上起来,穿上鞋走了过去,“我来吧。”

佣人点点头,把费一鸣交给我,我一边给费一鸣换衣服一边说,“你醒的倒早。”

费一鸣冲我嘿嘿笑着,有旁人在身边,他还得继续装疯卖傻。

佣人说,“少夫人,一会儿您也把衣服换好吧,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和姑爷大概九点多就到了,来接你们回家。”

我心忽然一沉,“今天就出院?”

佣人说,“是,本来说是明天,但好像是姑爷说提前一天也没有关系,您和少爷现在都已无大碍,回家休养会更好。”

我和费一鸣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皱起了眉。

很明显,崔浩这是想把我们提前从医院里弄出来,医院里的安保措施太严他迟迟没有找到机会对我下手,但是出了院情况就不一样了。

费家虽说仍是费老爷子掌权,但实际上几乎已经完全落入了崔浩的手中,到处都是崔浩的人,一旦回到费家,到时候我和费一鸣安全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保障。

崔浩现在是多等一天都等不及了,他急于找回自己的手机,想向我逼问出手机的下落。

好在他一直没有怀疑到徐乐身上,因为徐乐做事很严谨,从来不和费一鸣有单独接触。

他一直都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出现在费家人面前,崔浩怎么也想不到徐乐也一直在帮费一鸣做事。

所以崔浩只能从我下手,我想现在他正抓肝挠肺想着怎么对付我。

上午九点多,费先生费太太、费一楠以及崔浩准时来到病房接我们离开。

显然崔浩已经完全说服了所有人,无论我怎么说不愿意出院、费一鸣怎么耍赖,最后还是被他们带出了病房。

出院的过程中,正好遇见前来探望我和费一鸣的徐乐,徐乐惊讶的问,“要出院了吗?不是说明天吗?”

费一楠解释,“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了,再说家里的条件比医院还好,更适合调养身体,而且可可现在还怀有身孕,医院里人杂病菌多,不利于安胎。”

我向徐乐使了个眼色,徐乐便明白了,这是崔浩搞的鬼。

徐乐自然也没有发言的权利,只能尊重病人家属的意见,于是笑着说,“那也好。”便没有再多加干预。

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徐乐交给我一张字条,在回费家的路上,我偷偷打开来看。

上面写着:杜童已经全都交代,手机里的证据也全都破解,警察已经准备抓捕崔。

我差点掩饰不住激动地心情,深呼吸几口气后,将字条悄无声息的撕毁,随后一路上我紧紧握着费一鸣的手,在他手里悄悄写下几个字:徐乐成功了。

费一鸣翻手将我的手紧紧握住,我们恨不能现在就相拥在一起庆祝,但还需隐忍,直到崔浩被抓捕的那一刻。

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终于抵达了费家的庄园,我从车窗向外看,并无发现异常,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那些警察还没来?

车子进了庄园大门,直奔别墅开去,一直到了别墅门口,我也没有发现警察的踪迹,难不成警方并不打算在费家对崔浩实施抓捕?

今天可是个绝佳的好机会,若崔浩察觉他的事情败露,肯定会第一时间跑路,到时候再抓可就不好抓了啊!

我越发焦急起来,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安,推着费一鸣下了车,费一楠问我,“可可,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只好回答,“哦,就是坐车时间长有些晕车,想吐。”

费一楠笑了,“你这是早孕反应,想吐是正常的,没关系,我一会儿让人给你泡点姜水喝。”

就在这时,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二楼的阳台有人!是特警!

特警的目光与我短暂的对视后,向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出声,我慌忙把视线挪开。

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地,看来徐乐的消息不假,警察真的已经准备抓捕崔浩了!

忽然我有些同情眼前仍对我温暖的笑着的费一楠,她对自己丈夫做的那些坏事至今一无所知,等一会儿崔浩被捕,事情的所有真相统统砸向她,她将会多痛苦?

一同生活了多年的男人,一直深爱不移从未怀疑过的丈夫,竟然是个大骗子,不仅骗钱还骗感情,甚至伤害她的家人……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只是握住了她的手,“姐,辛苦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费一楠愣了一下,又笑道,“当然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一定会给一鸣生个健健康康的大宝贝。”

我低头去看费一鸣,只见费一鸣把头转到了一边,眼角隐约有泪。

他也看到了那些埋伏在费家各个角落的警察,也跟我一样在为他的姐姐难过,除此之外,他还担心他的父母是否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费一鸣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他无声的安慰。

佣人开门,我推着费一鸣,跟在费先生费太太和费一楠身后跟着走进了大厅,崔浩紧随我的身后,我脊背发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忽然,崔浩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可可,姐夫有点事情跟你说,让你姐把一鸣送回房间,你跟我来一趟。”

费一楠听到了崔浩的话,转过头来问,“老公,你要跟可可说什么?”

崔浩镇定的说,“没事,是可可的父亲前两天来找过我,想从我这儿要比钱,我跟可可确认一下。”

费一楠一听是我父亲的事,丝毫没有怀疑,“他又来要钱了?那你确实得跟可可说一下,她父亲总这样可不行。”

说着,费一楠就顺手要接过我手中的轮椅,“可可,你跟你姐夫去吧,把情况了解一下,回头一定要跟你父亲好好沟通,咱们家已经给他不少钱了。”

我没有松手,死死抓着轮椅,“姐、姐夫,关于我父亲的事情不必跟我谈,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必顾虑我的感受,还是我送一鸣回房间吧。”

崔浩的目光阴鸷下来,“不经过你怎么行,那是你的父亲,我们可不想跟他结仇。”

费一楠仍一脸无知的应和道,“是呀,可可,你姐夫说的对,这事儿还会你出面解决比较好。”

她将我的手拿开,径直推着费一鸣离开了。

费先生费太太也进了房间,我孤立无援的站在大厅里,崔浩一把拽过我的胳膊,我刚要挣扎,一把刀抵在了我的腰间,崔浩在我身后低声威胁到,“跟我走!”

我不动,亦低声回应,“你想干什么?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呵!”崔浩冷笑一声,手上一用力,那把刀就穿透了我的衣服,刺到了我的皮肤,我感觉一阵刺痛。

他说,“我还从来没怕过什么,跟我去书房。”

我环顾了一下整个别墅的内部环境,如此复杂的建筑结构,到处都可以藏人,我知道那些特警定是在做抓捕准备,于是尽量拖延时间。

我壮起胆子,笑道,“姐夫,你不就是想通过我找回你的手机么?至于动这么大的干戈嘛,有话好好说。”

崔浩那把刀再次用力扎向我的腰,疼得我不禁皱起眉,他问,“说,手机在哪!”

我叹了口气,“现在还在找你的手机,效率也太低了吧?姐夫,我一直以为你是万能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手机就把你给为难成这个样子,啧啧。”

崔浩彻底怒了,一巴掌扇向我,直接把刀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吼道,“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到底说不说!”

我嘴角渗出血,冷冷一笑,不再言语。

崔浩猛地反应过来,“你已经把我的手机交给了警察?这里有警察?!”

我偏过头狠狠向他啐了一口,“崔浩,这回你完了,等死吧。”

费一楠推着费一鸣刚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瞬间,费一楠惊呼出来,“崔浩!你在干什么?”

电梯门随即关上,关上之前,我看见费一鸣瞬间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崔浩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费一鸣,终于装不下去了,你们两个串通一气搞我是不是?好,那这回我就一起解决!”

我紧张的看着电梯门,很快,电梯门再次开启,费一鸣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来,“崔浩,你放开可可!有什么冲我来!”

“费一鸣,你出来干什么!”我生气的问,“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人多只会添乱!”

从我打定主意和崔浩拖延时间开始,最怕的就是费一鸣因为担心我而冲出来保护我,崔浩现在既然敢在家里露出凶器,根本就是疯了。

他不管不顾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我不想因为我再次让费一鸣受伤。

这时费先生费太太也因为听到了外面的慌乱而从屋中走了出来,看到崔浩挟持我的一幕都惊呆了。

崔浩一边拖着我,一边拿着刀在空中挥舞,“这里不是有警察吗?你们都是些什么缩头乌龟,为什么不敢露脸!出来啊,有种就都出来!谁怕谁!”

费一楠吓得开始掉眼泪,“崔浩,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而费先生费太太则看着好好站在那里的费一鸣露出一脸疑惑的的表情,“一鸣,你……”

家里的佣人们也都纷纷跑出来围观,忽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崔浩的头上出现了好几个红色的点点,是狙击手在瞄准他。

几乎是一瞬间,一群特警将处于中心位置的费一鸣、我和崔浩包围了起来,楼上楼下都是警察。

所有人都惊呆了,有警察拿着扩音器喊,“崔浩,放下你手中的武器,放了人质,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崔浩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更兴奋起来,“来啊!开枪啊,老子等着一天等很久了,老子什么也不怕!

你们如果现在毙了我,费家也将跟着彻底完蛋!费家所有的钱都在我手上!”

一边他却再次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妈的,老子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栽倒在一个臭娘们手上!连费一鸣都没干过我,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费家上上下下彻底乱了套,人群中再次传出一声惊呼,有人喊,“太太?太太!快,快叫救护车!”

费一楠的哭声漫过喧哗声,“崔浩,你个王八蛋,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待费家!你的良心何在!”

随即就又听有人喊,“老爷子?老爷子也不行了!快,快点让救护车来,立刻把家庭医生叫来!”

上篇:下课时男生捏女生的小兔兔描述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作文

下篇: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课时男生捏女生的小兔兔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