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课时男生捏女生的小兔兔描述

发布时间:2022-08-12人气:88


崔浩将我的衣领勒紧,令我再次体会到那种窒息的感觉,“你到底说不说?你真以为我现在那你没办法吗?

从可可,你最好脑子放聪明点,如果再不说,不用费家人拔了你母亲的呼吸机,我现在就可以动手!”

妈的,都拿我母亲来威胁我!

我眼睛一闭,“好,我说,你不准伤害我母亲。”

崔浩面目狰狞,“说!”

6c2315d3ad.jpg

“你先把我放开,我喘不上来气……”我用力拍打他的手。

崔浩狠狠地将我松开,我整理了一下衣领,深呼吸一口气后说,“是那个叫金玲的女佣,她知道手机在哪。”

我说的正是费家那个瘦佣人。

崔浩目光凌厉起来,“你说是她?她一直在帮你和费一鸣做事?”他显然是相信我的话的。

我冷静的说,“你以为她只为你一个人服务吗?她只认钱,谁给的钱多她就听谁的。”

让那个瘦佣人把我出卖给崔浩,这回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正是费一鸣曾经教会我的道理,对待那些恶人,只能用更恶的办法。

崔浩动摇了,显然他是不相信任何人的,也包括那个为他做事的瘦佣人。

他犹豫着起身,猛地又回头看我,“从可可,你要是敢骗我,知道下场如何。”

我做出一副怕了的样子,“姐夫,你觉得我现在还敢跟你作对吗?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我那天被你掐晕后都有谁帮忙照顾我来着?除了那几个佣人,应该也没别人了呀。

我昏迷中肯定不能转移手机吧?别人也不知道我会拿你手机啊,除了金玲,她可是一直为你工作的,只有她最了解这其中的事。”

我故作神秘,“姐夫你也不想想,人可都是贪得无厌的,像金玲那种小人,如果能抓住你的把柄……”

崔浩目光撇到一边,咒骂道,“妈的!”

他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威胁到,“我先去收拾她,你要是敢把有关我的事情说出去,我会回来立即把你处理掉,现在不过是暂且留你一条小命。”

我忙不迭点头,“是是是。”

崔浩用力打开门,对在门外看守的两个保镖说,“把她给我看住,太太说了,不准她迈出这个房间一步。”

门外的保镖对他唯命是从,“是,先生。”

透过门窗,我看见崔浩的身影走远,然后松了口气,赶紧下床去翻衣柜,我的外套在里面,但是手机却不在外套里。

到底是谁拿了崔浩的手机?难道费家的佣人里真的还有人在帮费一鸣?但我跟在费一鸣身边这么久了,如果真的还有帮手,为何他不告诉我?

难道费一鸣从始至终都没有完全信任过我么?

我现在很想去见费一鸣,但显然是不可能的,那现在要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呀!

如果崔浩找到金玲后发现我在说谎,拿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返回来找我,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时门突然被敲响,谁来了?我忙跳回床上盖好被子,佯装虚弱的样子。

门被打开,我睁开眼睛去瞧,是徐乐!

他穿着一身白大褂光明正大的走了进来,保镖没有拦他,关上门他冲我微微一笑,“怎么样,头还疼吗?”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徐乐很轻松的说,“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啊,来看你不是理所应当吗?”

“你是我的主治医生?”我一脸茫然。

徐乐很无奈,“你撞破了头嘛,脑震荡,精神很容易恍惚的,我是精神科医生又是费家的常客,自然由我来替你诊治了。”

忽然他冲我眨了眨眼睛,我一下自明白了,“徐乐,是你?!”

是他,一定是他把崔浩的手机拿走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徐乐冲我微微摇摇头,示意我外面还有人在监视我,不可太激动。

随即他把崔浩的手机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来一点给我看,“别声张,这东西在我这里很安全,我已经联系上杜童了,一切进展顺利,从可可你干的很漂亮。”

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说,“东西在你那里就好,我还真以为被我给弄丢了,那就白忙活一场了。

不过我也只是歪打正着,没想到最终能拿到他的手机,本来只是想进他的书房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重要线索。”

徐乐警惕的看向病房四周,走到我身边降低声音,“可可,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接下来凡事都得小心,以后这种话也不要乱说了,小心隔墙有耳。”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声音都不敢说了,只敢用口型表达,“崔浩正在到处找手机,我才把他打发走,他若发现我是骗他的一定饶不了我,我该怎么办?”

徐乐见我如此紧张,竟忍不住笑了,“你说什么我没听懂啊!不过,你应该是在怕崔浩找你麻烦吧?”

我用力点点头,“嗯嗯!”

徐乐说,“别害怕,我带来了你的保护伞,以后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毫毛,费家人会把你保护的严严实实的。”

我疑惑的皱起眉,“什么保护伞?”

徐乐从兜里掏出一张化验单,笑着递给我,“你自己看看。”

我犹疑的伸出手,接过化验单一看,当时脸色就白了,“这是……”

徐乐肯定的点点头,“你怀孕啦,你有了费一鸣的孩子,从此你就是费家的重点保护对象。”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心情简直是太复杂,我根本没有做好怀孕的准备,这个消息令我不知所措。

“这不是你伪造的吧?”盯着化验单瞅了半天,我终于再次开口。

徐乐说,“当然不是,怎么,你不开心啊。”

“那……费一鸣知道了吗?”我抬头眼巴巴的望向徐乐。

徐乐抿着嘴乐了,“他啊……”

“你快别逗我了,他知道了吗?”我再次问他,急于知道答案。

徐乐终于点点头,“现在应该知道了,来你这儿之前我先把这个消息告诉的费一楠,相信现在不仅费一鸣知道了这个消息,费先生费太太也都知道了。”

然后他忽然将声音压低,“可可,你知道吗,这次一鸣滚下楼梯是为了救你,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你的命。”

我其实早就想到了费一鸣滚下楼梯的原因,他又不是真的傻,不然怎么会在我马上要丧命于崔浩手里的时候出事呢?

“我知道,他摔下楼是为了把家里的人都吸引过来,若不是他,我现在可能已经成孤魂野鬼了。”

我有些愧疚,若不是因为我行事鲁莽铤而走险去找崔浩,费一鸣也不至于用这种危险的方式救我。

徐乐很欣慰,“你知道就好,我跟一鸣是很多年的朋友了,很了解他的为人,我想他是真的很爱你很在乎你。

还记得当时他跟我推荐你,让我把你介绍给他的父母时,我还很犹豫,觉得他不应该轻信一个陌生的姑娘,但他很肯定的说你值得他信任。

现在看来一鸣的眼光真的没错,你可以豁出性命帮他调查崔浩,自然也值得他豁出性命去救你。”

我一脸天真的的望着徐乐,“他真的说我值得信任?”

徐乐微微一笑,“他还说对你一见钟情。”

我的心滚烫起来,再看手中的化验单不禁有种欣喜地感觉,想起这一个多月与费一鸣相处的点点滴滴,越发觉得温暖。

忽然我想,我对费一鸣又怎可谓不是一见钟情呢?

那一天,当灯光驱赶走房间里的黑暗,我看见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一下子就被那双深情的暗眸深深吸引住,竟都忘了害怕。

他的眼睛他的神情他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将我迷惑住,我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男人,每一个笑容都是致命的,每一次蹙眉的动作都令人心动。

“我想见他。”我的脸漫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徐乐说,“别急,现在我正在通过杜童调查崔浩的犯罪事实,但需要一点时间。

这段时间你和一鸣定还要谨慎行事,千万不要过早在费家人面前暴露一鸣的真实情况,现在一鸣能保住性命,全靠装疯卖傻。”

我点点头,“我知道,费老爷子现在很相信崔浩,崔浩之前把所有罪行都栽赃到一鸣身上,若不是因为一鸣是费家的独子,费老爷子早就把他从监狱了。”

想了想我又问,“你打算如何攻破杜童的心理防线?我看她似乎对崔浩死心塌地,轻易不会出卖崔浩。”

徐乐说,“这个简单,别忘了我可是精神科医生,会催眠。”

我眼睛一亮,这个徐乐,还真是把他的学识运用到了极致,不禁给他竖起大拇指,又说,“那你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徐乐说,“你已经是大功臣了,若不是你,调查崔浩这件事不会这么顺利,你就好好在这里养病,等我的好消息吧。”

见徐乐这么有信心,我就放心了,“对了,我倒是可以提供一点有价值的信息给你,崔浩在电话里提及给杜童在澳洲买了个岛,你可以去调查一下。

如果再这件事是假的,那么对于你攻破杜童说不定有帮助。”

这回轮到徐乐冲我竖大拇指了,“可以啊从可可,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得意的笑起来,眼角余光忽然瞥到外面有人过来,忙收敛了笑容,也示意徐乐不要再多说话。

竟是费一楠推着费一鸣来了,见到费一鸣那一刻,我的眼泪立即在眼圈里打转。

他脸上有好几处擦伤,头上还跟我一样裹着一层纱布,看来滚下楼梯的时候摔得不轻。

费一鸣不说话,直冲着我笑,还是那副傻呵呵的样子,“可可……”

哎,我真是被他征服了,要不是我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绝对会被他的演技骗过,泪水生生被笑意憋了回去。

我问,“姐,你怎么现在就把一鸣带过来了?不是说要过段时间吗?阿姨允许你们过来看我了?”

费一楠笑呵呵的看着站在一旁的徐乐,“徐医生应该已经告诉你已经怀孕的好消息了吧?母亲自然也是一高兴,就恩准我们过来了呗,让你们小两口一起庆祝一下。”

我害羞的低下头,“这件事真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费一楠说,“可可,你现在可是咱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了,以后千万不可在做傻事,只要把宝宝健健康康生下来,费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姐姐向你保证。”

我偷偷看向费一鸣,他趁费一楠不注意向我抛来一个不正经的魅眼,逗得我不由抿嘴笑了,小声答道,“放心吧姐,我会好好保护肚子里的宝宝的,他也是我的孩子呀。”

徐乐说,“一楠姐,咱们先出去吧,我跟你说说一鸣和可可现在的身体情况,让他俩先单独呆一会儿。”

费一楠同意了,“可可,你先帮我照顾一下一鸣,我很快就回来。”

他们二人出门后,费一鸣驱动轮椅来到我身边,歪着头看向我,“徐乐这家伙还算是有点眼力见,他要是再不带我姐离开,我就要开始耍赖了。”

我噗嗤笑出声,“怎么个耍赖法?”

“就这样。”费一鸣又学起那种痴呆样,“我要和可可……睡觉觉……我要和可可……生娃娃……”

我轻轻拍打费一鸣的肩膀,“讨厌!你怎么这么不正经啊!”

费一鸣却忽然严肃起来,“可可,以后你不准再擅自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你?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我伸手去抚摸他脸上的伤,“疼吗?”

他龇牙咧嘴的说,“你说呢?”

我满脸歉意,“对不起一鸣,我真的是很想帮你,这段时间事情一直没有进展,我太着急了。”

费一鸣拉过我的手,心疼的说“好了,我知道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我调查崔浩,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忍心责怪你。”

“不过现在崔浩丢了手机,如果一直找不到他很容易狗急跳墙。

徐乐说那手机里除了杜童的联系方式,还有很多隐藏的证据,他正在找人帮忙破解,可能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你的处境相当危险。”费一鸣说。

我点点头,“徐乐刚才都跟我说了。”

费一鸣满眼都是关切的看着我,“但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

我不禁调侃道,“费大少爷您现在可是身残脑也残,如何保护我?”

费一鸣故作神秘,“你瞧着好了,我一会儿给你个惊喜。”

这时徐乐和费一楠说完事从外面走了进来,费一楠接过费一鸣的轮椅,问他,“一鸣,带你来看可可,你高兴吗?”

费一鸣用力点点头,“高、高兴,一鸣……高兴……”

“那现在姐姐要带你回去了哦,明天姐姐再带你过来看可可好不好?”说着她就要推费一鸣走。

费一鸣却一下子拉住我了的手,坚定有力的说,“不走!一鸣不要离开可可!”

费一楠一下子愣了,她应该是很久都没有听过费一鸣如此完整的说过一句话,整个人懵在了那里。

我这才明白了费一鸣说要保护我的用意,他是想跟我待在一起,这样的话崔浩对我下手的机会就更小了。

这时费一鸣用力攥了攥我的手,我马上说,“要不姐,让我和一鸣待在一起吧,我现在也怀孕了,和宝宝的爸爸待在一起才有利于宝宝健康成长呀。”

费一鸣眼巴巴的瞅着费一楠,那种渴望的眼神如孩童般一样天真,轻易就能融化一个人的心。

费一楠有些为难,“我当然是愿意你们在一起的,可是妈那……可可你也知道,妈一直对你有些成见,你虽然怀孕了,可那些成见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消除啊。”

费一鸣脸色突然垮了下去,一副生气了哄不好的样子,“不嘛,一鸣要和可可在一起!”

费一楠诧异的看着费一鸣,俯下身去与他平视,“一鸣,你再说一遍?你确定要和可可住在一起吗?”

费一鸣噘着嘴,把我的手拉到费一楠面前,“嗯!”

徐乐见状忙说,“一楠姐,要不这样吧,我去跟太太说一下,太太向来听信我的话。

你也看到了,一鸣和可可的感情其实是很好的,可可若真的对一鸣不好,一鸣怎么会如此依赖她呢。”

费一楠看看费一鸣又看看我,一时仍下不了决心。

我赶紧说,“姐姐,就让我和一鸣住在一个病房里吧,我保证我会和一鸣好好相处下去,这些日子以来我表现的如何你都看在眼里的。

在姐夫书房发生的事情就是个误会,我真的没有以死相逼要离开费家……”

费一楠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很爱自己的弟弟,终于她妥协了,“好吧,那我试着跟母亲沟通一下,徐医生也帮忙跟母亲说一下情况。”

我暗自松了口气,与费一鸣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经过费一楠和徐乐的轮番游说,在崔浩返回医院之前,费太太终于同意我和费一鸣住在一起。

我搬到了费一鸣的病房里,他的房间很大,医院给我又安了一张床睡在他旁边。

当一切准备妥当后,崔浩从外面回来,气势汹汹的就去找我,得知我已经被安排和费一鸣住在一起,并且又费太太安排的人专门陪护,几乎肺都要气炸了。

但是他没有办法对我怎么样,在费太太的眼皮子底下,他只能忍着。

徐乐过来看我和费一鸣的时候告诉我们说,费家那个叫金玲的瘦佣人出门买菜的时候出了惨烈车祸,当场死亡,跟当年费一鸣车祸惊人的相似。

不用说,又是崔浩找人干的,他一定是去找金玲询问手机的下落,金玲根本不知道手机的事自然是一问三不知,崔浩便动了杀心。

可他杀了金玲也找不到手机,所以只有又回来找我,现在的崔浩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被一部丢失的手机搅得异常不安宁。

他怕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谨慎如他也会出这样的纰漏,自然恼羞成怒。

好在因有费太太的庇佑,崔浩每次就算来也只能暗中对我咬牙切齿,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和费一鸣都安然度过。

出院之前,徐乐带来一个好消息,杜童在他多日的催眠治疗下终于开始崩溃了,有开口供诉的趋向。

他已经联系了警察,安装了监听设备,只要杜童一开口就是对崔浩不利的证据。

另外崔浩的手机在专业团队的解密下,最多用不了5天就会完全破解,到时候人证物证全都齐了,崔浩将插翅难飞,他所有的罪行都将暴露于众人的目光之下。

如此大好的消息令人振奋,夜深后,所有人都离开了病房,费一鸣悄悄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他伸手搂住我的腰,温热的呼吸漫上我的脖颈,令我细痒的不行。

“一鸣,别闹!”我困意正浓,轻轻用手推搡他,“我要睡觉。”

自从和他住到了一个病房里,夜里的费一鸣就没有老实过,总是往我的床上钻,病床本来就狭窄,两个人只能侧身挤在一起,还得紧紧靠彼此。

费一鸣将我完全拥抱在怀里,就是不撒手,“可可,等崔浩的事情一结束,你就嫁给我好不好?我可等不了几个月后再娶你。”

我清醒了几分,呢喃道,“谁答应嫁给你了?”

费一鸣耍赖,“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不嫁给我要嫁给谁去?就算你不同意嫁给我,咱们的宝宝也不会同意呀,他可不想有个后爹。”

我笑了,“你又不是他,你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

费一鸣一下子坐了起来,“可可,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我彻底清醒了,缓缓扭过头看费一鸣,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生气的模样真可爱,我决定逗逗他。

上篇:小东西几天没做怎么这么多水作文 同桌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

下篇:去同学家写作业被他c了 学生c了老师一节课